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陕西新闻

陕西贫困县发展“人工智能” 贫困户直呼“高大上”

  新京报讯(记者 杨亦静)“从来没有陪蕾蕾好好过一次儿童节,今年除了送给她一个她一直想要的芭比娃娃作为礼物,还有机会带她来看看我工作的地方,非常开心。”31岁的强娟梅今年终于弥补了之前的遗憾,陪5岁的女儿过了一次儿童节。

  

陕西贫困县发展“人工智能” 贫困户直呼“高大上” 第1张

  

陕西贫困县发展“人工智能” 贫困户直呼“高大上” 第2张

  回到清涧工作后,强娟梅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女儿蕾蕾。受访者供图

  去年11月,陕西省榆林市清涧县开办了一家人工智能数据标注公司,清涧县的群众都可以通过面试、机试等过程选拔成为“人工智能训练师”。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陕北山沟沟里,闭塞的环境和先进的科技产业产生碰撞,贫困户没想过自己也可以参与到“高大上”的AI行业中,这份工作不仅让贫困户实现增收,也为不少外出打工青年提供了返乡就业的机会,让这个刚刚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焕发了新生机。

  新工作让妈妈有时间陪孩子

  “我觉得妈妈的工作就是教机器人说话,妈妈就是我的偶像!我以后也想像妈妈一样教机器人说话。”年仅5岁的蕾蕾奶声奶气地说。

  5 月 31 日上午,在清涧县扶贫移民搬迁小区边上,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从一栋办公楼中传出,这是清涧县爱豆科技有限公司组织的第一次“家庭开放日”活动,除了员工和他们的孩子,还有一群受到公司资助的困境儿童也来到了现场。

  

陕西贫困县发展“人工智能” 贫困户直呼“高大上” 第3张

  清涧爱豆科技有限公司组织的第一次“家庭开放日”活动。受访者供图

  活动现场,强娟梅的5岁女儿蕾蕾和三十多个小朋友一起,第一次了解了什么是“人工智能”,还像自己的爸爸妈妈一样,体验了一把人工智能标注工作。孩子们把屏幕上的物品进行识别分类,然后在垃圾分类指南小程序中体验自己的工作,帮助人们准确地识别垃圾的种类。

  

陕西贫困县发展“人工智能” 贫困户直呼“高大上” 第4张

  强娟梅教蕾蕾进行人工智能数据标注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人工智能训练师”是强娟梅从事的这份职业的名称,这个职业已经被列入了2020年2月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目录。在清涧县,像强娟梅一样的训练师共有100多人,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通过AI标注来帮助人工智能消化和吸收大量的素材内容,让人工智能更好地“学习”和“成长”,从而变得更加智能。

  “红枣之乡”盼望新产业

  去年10月,听闻“AI豆计划”项目,清涧县委副书记、副县长柳清海立刻决定抓住这个机会,“人工智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代表,我国在这方面发展有很大的潜力和空间,这将释放出大量的就业机会,对清涧这样的贫困县而言,去年县里高速公路还没通车,但我们可以先把握住‘信息高速公路’的机会。”

  在地图上查看清涧县的卫星图,整个县域内沟壑纵横,最长的一条沟便从县城穿过,县城呈现狭长形。全县耕地面积62.5万亩,但平整的川台地面积不足1.5万亩。全县的基础条件薄弱,2019年底县里才刚刚开通了第一条高速公路。

  据了解,当地人主要依靠传统种养殖业为生,当地有“中国红枣之乡”的美誉,出产的红枣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。清涧县委副书记、副县长柳清海告诉新京报记者,近几年受气候变化影响,降雨量增多,红枣连年歉收,“每年8、9月份正好是红枣成熟挂果的收获季节,但一下雨,很多枣都烂在树上了,收成不太好。”

  县里依托传统的种养殖业发展了一些杂粮、土豆粉条、红枣等农产品的加工业,当地还有少数石板加工企业,但这些加工业形式比较传统,分布较为分散,市场价格波动大,农民收入并不稳定。柳清海分析说,发展滞后的第一二产业和薄弱的第三产业导致县里劳动力大量外流,村镇呈现空心化,这也是清涧脱贫的难点所在。

  数据显示,清涧全县户籍人口21.41万,其中农业人口19.6万,但县里的常住人口仅有12万左右,这也就意味着全县有一半人口外出务工,县里的常住人口中有5万人在县城,“所以大部分村子只剩下不到20%的人口,且多为留守老人。” 柳清海说,外出务工人员一般会去西安、延安、榆林等城市,主要从事建筑、司机、厨师、服务员等相关工作。

  “其实清涧的人力资本不差,但如果只是发展传统的种养殖业,立地优势不明显,收益回报偏低,依然难以留住人,我们需要一个适当的产业,能够破除资源劣势,吸引劳动力回乡,让群众获得稳定收入,而人工智能产业就是一个机会。”柳清海说。

  依靠人工智能项目月入几千元

  去年11月,清涧县在国家卫健委健康暖心基金、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、支付宝公益基金会、蚂蚁金服人工智能部等单位的共同支持下,正式实施“AI豆计划”,开始通过县里招聘。“AI豆”这个名字是英文idol(偶像)的谐音,意思是希望加入项目的困难群众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,成为脱贫致富的楷模。

  “人工智能”和贫困县这两个词凑在一起有种不和谐感,起初的招聘结果也并不如人意。柳清海说,刚开始来应聘的都是县里最弱势的群体,“不只有贫困户,还有不少残疾人,大家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。”

  两期招聘共聘用了40人,即使是最弱势的困难群众,通过培训学习,逐渐掌握熟悉了人工智能数据标注的方法,每天勤勤恳恳工作,一个月可以赚取2000元以上,工作出色的员工,工资甚至达到万元。

  

陕西贫困县发展“人工智能” 贫困户直呼“高大上” 第5张

  员工在进行垃圾分类项目的数据标注。受访者供图

  今年上半年,清涧县的“AI豆计划”继续发展,招聘人数持续增加。三四期报名人数明显增加,其中不乏从外地返乡的大学生。4月到5月底,清涧“人工智能训练师”已经突破100人,其中女性70名,困难群众57名,外出务工回乡就业人员44名,人均薪酬超过3000元。

  “智能客服回答的问题 是我们帮它学会的”

  “这个工作家里人和朋友都觉得很‘高大上’,在我们陕西,人工智能数据标注的工作这里是第一家,我有好多榆林其他地方的朋友都很羡慕,也想做这个。只要愿意努力,都能有不错的收入,这几个月里,最多时我一个月可以赚5000多元。”员工徐高霞在参与“AI豆计划”前是个全职妈妈,两地分居,她独自在西安照顾年幼的女儿,如今有了这份工作,她就回到清涧,离家人更近,让她可以兼顾家庭和工作。

  

陕西贫困县发展“人工智能” 贫困户直呼“高大上” 第6张

  “AI豆计划”培训。受访者供图

  体面的工作和更高的收入之外,这份工作更重要的还是给家庭和孩子带来的变化。过去强娟梅每个月只能硬凑出3天的假期赶回家看一次孩子。由于缺少陪伴,强娟梅感觉孩子对自己并不亲密,很多时候就像路人一样,这让强娟梅感觉自己这个母亲当得很失败。

  现在她的生活完全换了一个样。“我只有高中学历,在清涧县这样的县城,每个月能挣三四千块,从事的还是跟人工智能有关的高科技工作,我现在真的非常满足。” 强娟梅表示,朝九晚五的规律工作让自己有更多时间照顾孩子,“孩子也跟我越来越亲,我下班回家她还会给我倒水说,妈妈你辛苦了!”

  “这个项目就像给清涧开启了一扇新的‘窗户’,帮助更多人开拓了视野,带来了思想观念的变化。”清涧县县委副书记、副县长柳清海说,常见的脱贫思路是大力发展农特产品,如今清涧引入了人工智能项目,让山沟沟里的村民也有了接触新东西的机会。

  在柳清海看来,这是扶贫扶志的一个有效实践。据他介绍,人工智能训练师的工作是多劳多得、赏优罚劣,员工们的工作积极性非常高。同时,标注内容涵盖很广,每过一段时间,大家的工作内容就会发生变化,因此员工们既要接触金融知识,还要了解医疗知识,通过工作拓宽了眼界,“大家会说,‘哦!原来智能客服回答的东西,就是我们帮助训练出来的’,工作和国内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是同步的,自己能为人工智能发展贡献力量,他们特别有成就感。”

  用公益反哺公益

  在刚刚过去的儿童节活动现场,还有4名特殊的孩子,他们都是县里的困境儿童。虽然去年年底才挂牌,但清涧县爱豆科技公司已经实现了盈利,公司决定通过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向清涧县的困境儿童捐赠三万元,联合清涧县妇联为这些孩子送上节日的祝福和关怀。

  捐助的25个孩子中,有孤儿、残疾人,还有来自单亲家庭的,“清涧爱豆公司是由公益项目孵化出来的,因此我们希望随着公司的发展,能够回馈社会,把爱心传递下去,让更多人受益。”柳清海说。

  今年二月,曾经贫困率超过20%的清涧县将贫困发生率降低至1%以下,如期摘掉国家级贫困县帽子,“AI豆计划”也在清涧开创了一条成功的路径,实现了用公益反哺公益的健康形态。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
微信